返回列表 发新帖
查看: 37|回复: 0

想着,我不禁笑了,依稀看到了那个小小的我,以及那个家。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1

帖子

5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5
发表于 2019-1-3 12:5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于是爷爷带领着一家老小,跨过村后的小河,走上了对面的高山,在山顶的一方平地上重新造房开地,搭建了属于这个家庭的家。父亲口中念念不忘的家,我曾经短暂的生活过,是跟着爷爷奶奶在一起。我依稀记得,在阳光明媚的午后,我和爷爷靠着一堵黄土墙,爷爷吸着烟袋,我望着远方发呆,可能想念过父母,可能想念过山下的富足生活,可能,我只是困倦了。也记得和奶奶在山壁的窑洞厨房里,帮助奶奶拉风箱,好沉好沉的风箱,只拉一下,我就差点贴在炉灶边。突然身后跑过一只大老鼠,在昏黄的灯光下,墙上映出长长的影子,我被吓得站在小凳上,不敢下地。奶奶便站了起来,拐着小脚,走去老鼠钻进的墙洞边,用扫帚敲着墙壁,大声的训斥着,以安慰我被惊吓的小心灵,院里的大白狗便大声的狂吠起来。又看到奶奶端了一碗水出来,唤着我喝水,并且一再重复着,那水是放了糖的,不苦了。想着,我不禁笑了,依稀看到了那个小小的我,以及那个家。父亲口中念念不忘的家,如今已是破败。老屋子的房梁都塌了下来,透过破了的格窗,看到土炕,看到屋子里轻尘飞扬,在亮光里起舞。桌上依然有许多年前祭拜用过的碗和盘,都落了厚厚的尘土。抬头看看,山体上凿的那个小窑洞还在,破旧的木门,破旧的格窗,据说那是小叔叔的书房,他就是从这个小窑洞里,昏黄的煤油灯下走出,走去城里,走去北京大学。不禁感慨,人的命运,真的不可量,不可量啊。站在院前,放眼远眺,那些黄土覆盖的高山,那些土坯房屋,那些水窖,那些因干旱土质而只能种植土豆的田地,那些干枯的树杈,地面枯黄的草芽,远处青灰的院落,满目黄蒙的无际的山野,那些趴在地上挖甘草和地皮菜的孩子,那些伫立苍茫山头慷慨又悲凉的家乡情怀,一切的一切,都那么熟识,都不曾改变过。这里便是充满了父辈记忆的山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澳门新2网|澳门新伟德|澳门牌九|澳门百乐彩

GMT+8, 2019-1-22 22:53 , Processed in 0.06523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